ARTICAL.XIAOQINGLONG
小清龙官方:这个世界真的有很多东西是很难让人理解的。龙跑在风雨中,哭了……

 

老师——谨以此文献给暨南大学07级法学班所有的同学 文/小清龙

在读大学本科的时候
一名导师,在课堂上因为不满眼皮底下空空的座位
她,就一个发想的问题
开始为难前来的学生

叫一名同学起来,回答了
她不满,开始数落这名同学的不专心
然后同样的问题又到了隔壁的另一名同学
结果一样
不管你怎么回答,老师口中点评的都是抱怨
此时此景
我相信身边的同学跟我一样
脑子里唯一在想的
就是这道题目的最佳答案是什么?
我,要怎么回答?

到我了,我感觉全班的同学都在看着我
我依照书本定义加以自己的理解回答了一番
结果仍然是老师的不肯定
此时我却很庆幸
因为我坐了下来,下一个将不会是我
但我忘记了
我的学号是92号全班最后的一号
老师点名点到后面都不愿意点下去的号
更要命的是
在那堂课,我坐在坏学生的首选座位
最后一排,最后一个。

老师果然又把我叫了起来
开始“语重心长”的教育
我仍然记得她说:学校给她多少钱,她就做多少事
她也是孩子的妈妈,平时她都不愿意多管她的孩子。
我怒了,对老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教育思想怒了
扔下一句“你有病呀”就愤然离开了教室
我没有想到,因为不尊重
全班期末3分之2的同学补考
而我,竟然意外的不在这份名单里面。

班上的同学没有怪我
反而在聊天的时候支持我
可每一位同学在埋怨老师的时候,就是我最内疚的时候。

小时候,无论是童年的歌谣
还是书本的灌输
老师就是园丁,是蜡烛
所以我打心眼里认为老师不是单纯的一份职业

毕业多年,碰到同学
我们有说有笑什么都在谈,唯一没有谈的就是专业
竟然没有人有勇气,在同窗的面前
提及本科生活对他现在的影响
也没有人提到在这个专业的领域
他,走向了成功
我们都在聊家常
过多的也是电话里面关心一句“最近可好?”

我一直在思索:学校及老师培养的不是下一代的竞争力吗?

老师是志业而不是职业
老师应该得到社会上所有人的尊重。
这些年在职场上打滚
碰到了很多不同行业、不同领域的老师甚至大师
他们用热情
让我明白当学生应有的抱负
老师们永远带给我一种向上的力量
不断让我提醒自己未来需要实现的目标
我虚心检讨自己的内心
在恩师的周围丰富自己的智慧
感恩,人生中所有对我影响深远的每一位老师。
Published works time:2013/2/22 18:12:03
一个像几米的女孩写的信 文/仪
龙:

漆黑的夜晚,我无眠.舍友回家了,空荡荡的宿舍只剩我一人,有种深入骨底的孤寂感.
凌晨我的思维似乎特别清醒.这好像不是件好事.
我已经失眠快两个月了.从考试月开始.这是种深重的折磨,经常让我有撕裂的感觉.
前两天终于去看了医生,想治治这可怕的失眠和严重发炎的眼睛.
医院太吝啬了,只配给我四颗安眠药,分两天吃.还有一瓶难喝的药水.
我不喜欢.但我必须学会忍受和适应.
可是睡魔不放过我,我依然可睁眼到天亮.或是在夜深人静时,我才会产生睡意.
我没做梦很久了.我渴望做梦.这样可以在梦中见到想见的人.
我在想,我是否得了抑郁症.
白天走路时我会浮想连翩;深夜我很多时候会彻夜难眠.然后脑中飘过许多图景.
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
这样的生活相当难过.我希望我过得快乐点.
所以我不断用金钱换来快乐.虽然很矫情,但是确实达到某种目的.
今天我去了一间我非常喜欢的咖啡厅.从下午五点呆到晚上十点.
我不觉得累.因为喜欢那里,所以我觉得快乐.

今晚发生了不高兴的事,有些人想试图伤害我.不管有意或无意.
我一直在欣赏着前方两个歌手的歌.有对情侣坐在我桌子的正前方.
那个女人一直张望着我,非常久.我不喜欢那样的直视.非常讨厌.
然后那个女人看到我像看到情敌一样,非常肆意地与她的男朋友接吻.
我一直不反对这种事情.即使在大庭广众之下.之后那女人用一种非常不屑的眼光回看我.那
一刻,我除了微笑,没有其他的表情.
他们在做一件不成熟的傻事.我看着窗外,一直在心里这样跟自己说.
可是我后来发现,为了这样的事情空发议论,其实没长大的似乎是我自己.
这让我感到无地自容.原来一个人真的清楚面对某些事实的时候,会很痛苦.
但昨天我仍然开心.我又开始第二个小说的创作了.已经着手在写.
但在咖啡厅,在走前的十分钟,我看到某些人,脑中突然闪过某些东西.
我的小说会有个好的发展.我想这是我今天最大的收获.

说了这么久,很想问你,最近好吗?
我想你并不想接到我的信息.所以我用了这种方式.
或许我只想发泄某些东西.或许我是在想你.或许我在寻找某种感觉.
我不清楚自己在做着什么.写这篇东西,我也不知我是否真的会发给你.
可就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想做下去.
许多人会认为我是个疯女孩.我知道你也一样.
但我只是想按照某种自己想要的活法去生存.我必须有想抓住的东西.
我的任性让我无所适从,如果不这样我想我会疯掉.
我一直在想,像我心里如此阴郁的女子,有一天会不会无声结束自己.
但我热爱生命,享受生活.
我知道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要争取我该得到的东西.我不想就此离开.
可是似乎目标越来越不明确.我很担心.下一步该怎么走,我越来越不知道.

我想我是恨你的.从开始喜欢上你以后,就开始恨你.
但是这样想,我会难过.其实我只是希望你过得好一点而已.我也能开心点.
但是我们彼此的出现都将对方的生活打乱了.即使我生活的破坏程度远远大于你的.
我一直都想为你做点事情.可是我无能为力.
你跟我一样,也是个脆弱的人.你必须有个坚强的支撑.
我知道我没那个能力.一直.永远.可是,我却在仍做着一些小小的事情.
生日那天,你没来.我真的很难过.我以为你会来的.因为我给了自己唯一的希望.
可是你终究没有来.我想这始终会成为一个遗憾.
十二点的时候,我许了三个愿望.我将最后一个愿望给了你.
所以你不用担心.老天爷会按照我跟他的约定,好好照看着你.
你将来会成功的.一定会.并且会快乐.一直快乐.

那天,我跟你说过,我遇见一个人.并且跟他聊了一个晚上.
我没骗你.你要知道,我从来不骗你的.
那个人的年纪足可做我爸爸.他是个电脑博士,而且还有一大堆的头衔.
你不用担心他骗我.因为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说的话.
而且学识和修养是不能骗人的.他那口在国外呆了多年的流利英语,也不是假的.
但是他疯了.在聊了一个晚上后,他说他喜欢我.
一个老男人说喜欢我.哈!天大的笑话.
他说以后如果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去找他,不管物质还是精神上.
他竟想吻我.当然我愤然拒绝.
我觉得自己受到了严重的诲辱.那一刻我拼命足跑掉.在黑夜里奔跑.
他追不上我.我躲了起来.然后在一间旧楼房的楼梯里,我度过了三个小时.
偶尔黑暗中发出的响声让我害怕.但我无处可去.我没带手机,什么人也联系不上.
那么深的夜里,我听到蚊子的叫声,还有风声.有月光忽明忽暗穿过树影的斑驳.还有楼上发
出的昏暗灯光.
我试图趴在自己的膝盖上睡觉.但不断醒来.我根本无法睡.
我怕有人下来.也怕那个男人找到我.那晚我非常害怕.非常害怕.
我在想,如果你来了,我是否不用孤自受到这样的煎熬.
但我终究熬过去了.清晨六点.我跑回了宿舍.很累.全身心.似乎要垮下来.
给你发了信,你没回.于是我撑不下.睡了.
十点多醒来,给你打了电话.
可是却听到你说你还在东莞.叫我不要找你了.你说有空再找我.
你想象得到我那刻的心情吗?
那晚十二点前我一直坚持等你.十二点以后,我一直说服自己,你一定是有事了.
或许你有不断给我打电话,只是我没带手机而已.
可清早回到宿舍却见不到你的只言片语.一句也没有.
只剩电话里你极不奈烦的声音和无所谓的回答.
我不知道眼泪什么时候流出来了.因为没有声音.
那一瞬间,我终于发现,那曾深深喜欢过的人,早在告别的那天消失在这个世界.心中的爱和
思念,都只是属于自己,曾经拥有过的纪念.
那一天,没人跟我说过一句生日快乐.记得的人不说,不记得的人忘了.
于是十九岁就这样过去了.二十岁到来.
我确实度过了我人生中不会忘记的一天.永远.

我一直渴望能在我生日那天跟你去见见海.真正的大海.
大海是值得怀念的,能够用沉默相对一辈子.
那么永无止境的地方,似乎不适合我去.我想我会沉沦.但我希望沉沦.
喜欢上你之后,我确实痛苦.但似乎不断变得坚强.
以前遇上这样的事,我不知会作出怎样的举动.
但我现在仍能坦然面对,并且还跟你说让我继续喜欢你.我为我说出这样的话而吃惊.
以前虽然疯狂但却胆小的女孩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爱情果真是一杯毒酒.让人没来由拒绝.只能接受.
可是我真的能继续喜欢你吗?我觉得我的心已经死了.无声被你的手心捏碎.
跟你说这些,我很平静.我没打算要取得你的可怜与同情.
我不屑这些东西.况且你连这些也吝于给我.
我只是将你该知道的事情告诉你.仅此而已.你该明白.

这几天走在路上,我会问自己.今天我会不会遇上一个让我心动的人,然后喜欢上他.
我很想找个英俊有钱的男人.要么风趣幽默,要么什么话都不说只是静静陪着我.
那该多好.可是我跟那样的男人似乎缘份很薄.
以前的男友都是很帅的人.很疼我.
那种怜爱有时候会让我窒息.让我有负罪感.
我觉得我不够他们喜欢我的程度喜欢他们.于是每次我都选择分手.
有时我会怀念以前的情人.他们现在都很好.有自己喜欢的人,有开心的日子.
那里没我插身的空间.而且我根本不打算这样做.我只要静静地看着他们就好了.
我只希望他们快乐.至少比我快乐.
可是.龙.你快乐吗?

我一直在想,究竟是什么东西让我一直放不下你呢?
我曾喜欢过一个男生.向他表白.他也拒绝了我.但我过了一段时间就没事了.现在我们成了
好朋友.这两天还有联系.
可是你却为什么不行呢?我一次次地给自己开脱的机会,让我清醒.
但放不开.很难过.
我在想,是不是一种好胜与征服的力量驱使我一直这样下去呢?
这样想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害怕,那是一种很不纯粹的感情.
我会认为自己是个可怕的女人.但是如果真的这样,我可能会好过点.
至少没有完全付出感情,伤口没有那么大.
但不是那样的.我一直觉得你跟我一样,都是脆弱的人.彼此都是那么寂寞与孤独.
这孤独是心里隐藏的血液,不管是该或是不该,它就是在那里.
不必知道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我们曾经在生活某个空白的段落里,借用了彼此的犹豫来取暖.我珍惜这种温暖.
我一直记得四月那次我们相处到凌晨一点的情景.还有一个眼神.
即使现在你的面孔已变得模糊,但那个眼神我却记住了.
非常受伤的眼神.满是伤口.摸不着挥不去.却纠痛我的心.
就因为那么一个眼神,让我记住了你.我爱那个眼神,也恨那个眼神.
不是只有男人才能保护女人.女人也想保护男人.即使那个男人不爱我.
我想抓住一些东西,抓住你,但后来才发现我的后悔.
因为对不爱我的人,不能付出.一旦付出,就罪孽深重.于是我背负着两个人的罪.
你跟我说过的话.我几乎都记得.有时候你说的一些话,会让我一直难过
还记得那天你说过的话吗?
你说,你不喜欢我.我问你,一点都没有吗?
你非常果断地说,你说没有.如果有的话,我早就接受你了.
我无言以对.一直等待的结果就是这样.我很不甘心.真的.
我以为没有心动总会有感动吧!但书上说得真对,感动出不了爱情.缺少了心动,就缺少了爱
情的翅膀.飞不起来.

生日那天,本来要给你东西的.我曾答应你,我会再送几米的书给你.
书买来好久了,我想等到那天才给你.但你没来,我只好珍藏着它.
还有,我之前录了一盒CD,歌未必是最好听的,但都是我很感动的歌.
每首歌都有故事.我一一把它们排好版,刻了下来.
那晚没能交给你.我想以后不会有那机会了.
我会把它藏起来.然后有一天把它拿出来,折断它.
我在想,在我上次回家前去见你一面是不是会好一点.结果会不会有所改变?
可是命运这东西,就是不知怎么一回事.让人逐渐走向深陷.
我不相信命运.但我会接受它.那是一种折磨与安慰.即使只换来遍体鳞伤.

我可能明天就回家了.这是你一直希望的吧!在这里我觉得空气很凝滞.世界是空洞的.
回去以后我的生活不会有什么改变.但那里有我的朋友和亲人.他们会给我看得到的爱.
这次回去我要去见几个人.很久没见的人.我以前的恋人.
我要看看他们.确保他们的幸福.
但我不会对他们说我的故事.他们不懂.我知道.
许多人的灵魂都是没有颜色的.黯淡无光.

一个人的时候常常会掉眼泪.可是对着陌生人的时候,我的笑容甜美.
我不清楚原因.但我却渐渐依赖上这样的释放方式.一种病态的美.
你知道吗?你所有没来得及或者保存的感情,会把你自己还有别人淹没.因为太汹涌.
我知道你并无意,但是你始终还是做了.
你一直跟我说,你不想害我.可到现在,你何曾有保护过我呢?
你只是在保护你自己.因为你自己也害怕伤害.
我之前跟你说.你是个自私与懦弱的人.这是个不容争辩的事实.
因为我了解你.我们一样孤单.
寂寞对望的灵魂.你是我.而我是你.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
曾看过那么一些话.现在很想跟你说:
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有些事情能够心甘情愿,有些事情一直无能
为力.我喜欢你.这是我的劫难.我相信我喜欢你.依然.曾经.
希望你幸福.一切都好.

仪上
2003年7月26日凌晨4:10

[我的小说<禁锢的微笑>不知你有没看.其中有个日期出现:4月6日.知道我为什么会选上这一天吗?
因为这是个值得记念的日子.1.2003年这一天我跟你表白了 2.这一天有几个我重要的人生日:我现在最好的朋友;上学期跟我非常要好的一个男生;前男友;现在我最敬佩的学长.有些事情实在非常巧合,你可以不信.但它确实那样存在]
Published works time:2005/6/3 12:25:38
3 页 当前第 2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在每一个故事的开始,任谁也无法猜到未来
在时光流转的岁月里
有些人留下,有些人离开...
我们一低头,一仰脸
就是多少年多少年了
但是总有一些人一些事会永远的留在心里
成为永恒的回忆
无法抹去的,只是在面对自己青春过往的时候
我们曾有过的坚定
有过的执著
有过那份最纯澈的爱
究竟谁会是谁的开始,谁会是谁的过往,谁又会是谁的最后呢?

一生中,你会认识许多出色的男人和美丽的女人,然而属于你的感情只有一个!

CopyRight (C)xiaoqingl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小清龙官方站点